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仪式

1.

陈秋实记得那天他和蔡照大吵了一架。
他还记得真晰蔡照眼睛里面的悲伤。
记得末了,两个人都筋疲力竭。
记得那人好似用尽全力,生生说出口的那一句,

“就顺你的意,陈秋实,咱们散吧。”

然后陈秋实就听见门被咣地一声关上,巨大的声响砸的他退了好几步,他跌坐在地板上,终于感觉有一些东西开始散落崩坏。

2.

鱼缸的水好几天没换了,蔡照不在。

处女座的骄傲不允许他碰到已经发臭了的水,直到他某天看到飘在水面肚皮向上的金鱼小A。

陈秋实慌慌张张的跑到鱼缸前,用手指敲打着玻璃缸。

“喂喂喂”
“醒醒,怎么会这样”
“……别死啊”

这几条金鱼是他和蔡照一起买的,一共六条,死掉的那只,头顶有一小块黑,他记得这条是两个人都喜欢的。

3.

自打蔡照走了一周,陈秋实都是在客厅睡得。

没人管他,他和朋友玩得欢实,基本到家就醉得不省人事,然后就只能倒在沙发上。

太远了。

他走不到,走不到没人留灯一片漆黑的卧室,走不到他们一起睡过的床。

所以他现下无比喜欢客厅的沙发了,只够他一人睡,还能看见他和蔡照的金鱼。

4.

“您好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”

陈秋实想怒摔手机,这个女声太烦人了点。

陈秋实没法子了,他今天特想听他的声音,蔡照哪去了。

唉……不会回来了吧,这次不一样。

想说不分手。
想求你回来。

电话没通,这样也没什么不好。

陈秋实把头埋在膝盖里。

5.

宿醉一直让他睡到第二天中午。

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闻到粥的香气。

是蔡照。
陈秋实光着脚跑到厨房。

是卷着袖子,系着围裙的蔡照。
是他的蔡照。

虽然马上就不是他的了。

“你把拖鞋穿上。”
陈秋实没理会,径自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。
熟悉的温度让他贪恋至极。
半晌,手被掰开。

“粥好了”

“我该走了。”

6.

陈秋实眼睁睁地看着蔡照一趟趟往楼下运他的东西。

他是没什么力气阻拦的。

是他逼他走。

是他让他听父母的。

是他逼他和别人结婚。

7.

“秋实,你说多少钱可以,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蔡照成家。”

“我心脏不好,没多少日子了,秋实啊,你说,多少钱可以……”

陈秋实那天平静地听完了蔡照父母的这番话,就意识到偷来的时光到头了。
依据蔡照家里的背景,有些事儿他也早就明白。

“我不要钱,蔡照儿会回去的,你们放心。”

一直以来,都在恐惧这一天。

可终归要来的。

8.

陈秋实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才回过神,突然有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。

他一个箭步冲下了楼。
拍着车窗,示意蔡照开门,自然的坐进蔡照的车子。
动作一气呵成。

“陈秋实,你……”

蔡照没说出口的话,被陈秋实用吻堵了回去。

蔡照气急败坏地推开,狭小的空间让陈秋实撞上车顶。

看着陈秋实揉着脑袋,蔡照深呼吸了一口气。
“陈秋实,你什么意思”
“蔡照儿,我们做吧”
“什么,你他妈疯了,下车”
“蔡照儿,有什么关系,你还没结婚”
“陈秋实,你他妈别刺激我……下车”
“蔡照儿,你不想吗”

陈秋实看着蔡照,他最懂如何撩拨眼前这人的情欲了,所以他一个眼神就被强硬地压制在了座椅上。

蔡照分明看到了陈秋实嘴角擒着的笑。

管不了那么多。

就该这样的。

他也是快疯了吧。

9.

陈秋实全程睁着眼睛,他看着蔡照放低座椅,粗暴地扒开他的衣服,咬上他胸前,然后是脖颈,耳垂。

陈秋实今天就想要这样的。

所以用力抱紧他吧,蔡照儿。

进入的时候,没有任何措施的疼,还是让陈秋实冒出一头冷汗,

“草”

他一口咬上身上那人肩膀,要是以往早都脏话连篇了,之前的每次蔡照祖宗十八代可都是要被问候遍的。

蔡照停下了,把埋在他肩膀的头掰过来。与他对视,“疼吗”

陈秋实顶着苍白的脸色,大口喘着,然后硬是挤出一丝笑。

“……蔡照儿,你他妈行不行啊”

“草”

蔡照发狠看着他,身下开始冲刺,每一下都重重地顶到最深处。

陈秋实也终于说不出话。

只能一声声喊着身上人的名字。

“蔡照儿,蔡照儿……”

陈秋实到后来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,但也不想求饶,他不能输。快到顶点的时候,他听见蔡照在他耳边咬着牙问,

“陈秋实,还要我…和别人结婚吗……嗯?…说话!”

“要”

陈秋实哭着,这样答。

但是现在要沉沦,迷醉,破败。

所以他紧紧用双腿勾住蔡照的腰,逆流在这漩涡里。

“你他妈无可救药,陈秋实”

这是高潮后他听到蔡照说的唯一一句话,然后他被倏地抱紧。

好像尝到了泪水。

也不知道是谁的。

10.

这场疯狂的性爱一直持续到晚上。

陈秋实觉得自己快死了。

他把衣服穿上,点了颗烟,静静抽完。

两个人都没说话。

良久,蔡照说“上楼吧,我帮你清理”

陈秋实叹了口气,打开车门,腿一阵发软。

蔡照刚要下车扶他,

“蔡照儿……”陈秋实顿住,“求你了,就这样走吧,咱们,算两清了”

他听到陈秋实背对他声音发哑地说。

蔡照愣愣地看着那个背影,终于停住了脚,垂下了手。

他了解自己,了解陈秋实,也了解他们的爱情。

所以他看着陈秋实一步步远离。

所以他无能为力。

11.

蔡照结婚的那天,陈秋实没去。

他在西藏。

他们曾约好一起去的地方。

他远远看着朝圣的人们三步一叩首。

他开始设想着蔡照的婚礼现场,不羡慕是假的,他和蔡照在一起也永远不可能有那样的婚礼,那样收获众人祝福的婚礼。

不过他父母朋友都是高兴的吧,毕竟蔡照离开了一个很作的陈秋实,生活步入了正轨。

蔡照儿,你要好好的。

我也,好好的。

他想了半天也再没什么愿望了。

转身背离人群,

就这样告别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