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最远是身旁(下)


撸否排版有病,我累死了。HE依旧。此篇速撸,有bug请告知。多担待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陈秋实从诊所回来的那天晚上,做了个梦,他梦见一堵墙,透明的墙,蔡照在对面,不停的砸那道墙,砸的手都流血了,陈秋实想喊,你别砸了蔡照,可没有声音。

然后他就惊醒了。

他不知道这梦预示着什么。

但他,看到蔡照砸伤的手心疼。

他在床上坐了会儿,周遭静的只有时钟走字的声音,陈秋实下了床,倒了水,拿起药瓶看了看,送下了一粒。

然后彻夜未眠,他就枕着手臂,看天花板看了一夜。
晚上没睡好,导致的后果便是白天工作没做完就加班到现在,回家的路上没开车,总觉着有人跟着他,特么的挺慎人的这感觉,陈秋实快走几步就进了自家的楼门口。

他是神经太敏感了吧,自嘲地笑笑。

开了门锁躺倒在自家客厅,心也算是安稳了。

看来明天有必要请假去诊所了。

第二天早上下楼的时候,陈秋实就看到楼门口停着的一辆奥迪,感觉眼熟,哪里见过来着却想不起来,他也没多想就往诊所去。

林轩拿着钥匙从车里出来就看到了陈秋实,坏了,林轩急忙走过去,“秋实你怎么今天来啦”

“请假过来的”

“……好吧,进来吧”只能希望那人还没睡醒了。

可能有的人注定是另一个人的圈儿,怎么绕都绕不出界,然后一偏头就发现那个走远的人依旧在不远处。

当陈秋实从拉开的诊所门里看到头发蓬乱明显刚醒的蔡照时,他显然是没啥准备的。所以他只能站在门口,呆呆傻傻地。

林轩一个叹气,打着哈哈进了门,哎,起挺早啊。

蔡照也是懵的,他没想过这么快再见秋实,他反应过来后就抿了下嘴唇,

“秋实,好久不见了”

陈秋实站了会儿反应过来,笑着进了门。
问为什么回笑,呵呵,当然得笑了,他治疗的目的可就是有一天笑着站在那人面前。

“你好,蔡先生”

然后转头对林轩说,“不开始么,林医生”

“哦哦好的,进诊室吧”

林轩关门的时候对门外手足无措的蔡照使眼色,让他先离开。回头就看到枕着手臂的陈秋实,林轩没说话,他在等陈秋实发问。

他们的问题其实目前简单的很,至少与两年前比算是柳暗花明了。陈秋实病也简单,爱情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啊,陈秋实需要蔡照。

他现在不是医生,而是他们的朋友。

“你和蔡照认识?”陈秋实闷闷地开口。

ok,事情好办了,陈秋实这样问,说明在心里还是把蔡照往好了想的。

“是的,是美国读书时候认识的朋友,他昨晚有事儿太晚了没回家,就让他在这凑合了一宿。”

“哦”

“秋实,其实两年前……”林轩刚想说,陈秋实就站起来往门外走。“你上哪去”

“我不需要你的解释。”陈秋实在你字上加了重音。

“他两年前是出国做手术去了”林轩快速说完这句。

陈秋实一震,站了一会,又坐回去,听林轩说完了所有两年前的事。然而现在他只觉得有点儿想回家了,是的,他得回去了。
陈秋实重新站起身,没再说一句话,就走出了诊所。

林轩向后靠去,终于得闲了啊,也只能帮到这了,剩下的还是他俩自己解决吧。

脑子里都是刚刚林轩的话,陈秋实感觉自己像被轰炸了。蔡照两年前是因为生病才出国,他带走的姑娘是在美国任职的医生,那个手术成功几率只有三成,那人一个人熬过来的,恢复期特别痛苦,那个人也是一个人熬过来的。

陈秋实之前有细想过蔡照走之前的每一句话,还有那几天分手的细节,如果单是因为他作的一手好死,蔡照不会就那样放弃,因为他从小就作,从刚爱上陈秋实给的就是完完整整的自己,这根本说不通他了解蔡照也了解自己,想到最后什么原因都想过了,无法定论,就只能归结为,不爱了。

可偏偏没想过的是,他病了。
他说头疼的时候,每晚喝酒的时候,说不行了的时候,那天哭的时候,都没想过。

陈秋实走不动了,蹲在路旁。

凭什么。
蔡照,你凭什么在这段感情里把我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,凭什么……

之后的三天,陈秋实请了假,没去上班,也没出门。期间蔡照每天都来敲门,他一次没理。

他思考了这一整个事情。

然后第三天打开门就看见了坐在楼梯上的蔡照,旁边是好几个捏瘪了的易拉罐,那人看上去憔悴极了,看见陈秋实愣了好久,突然就要摇晃地站起身,一把抱住了陈秋实。

力道大的陈秋实快喘不过气。

嗅到了酒精味,陈秋实皱眉,“蔡照儿,你喝多了”
“刚恢复就喝酒,你他妈又不想要命了是吧”

陈秋实说着努力挣着那人的怀抱,那人却死活不松手,他放弃了徒劳的无用功,就听到头顶微微哽咽的声音。
“秋实啊,对不起了,对不起……”

秋实啊,他向来这么叫他,熟悉的声音和拥抱让陈秋实红了眼睛。

他把那人抬进屋里,嘴里刚开始不停地念叨着他的名字,不一会儿听见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又帮他脱了外套,盖好被子,陈秋实动作熟练地仿佛他们谁也没离开过。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陈秋实发现自己从沙发躺回了床上,身边没人,整个屋子都没人,他慌忙穿上件外套就跑了出去,远远就看到了蔡照。

还好。
陈秋实小声在心里说。

“蔡照儿!”

陈秋实跑过来气喘吁吁的弯下腰。
蔡照站住,没错,他怂了,没敢回头,坦白说他还没准备好说辞面对秋实,于是只得杵在那儿。

这与陈秋实认识的蔡照太不一样了,两年前的蔡照很少有慌乱的时候,就连和他说分手也没有。

陈秋实平复了,就走上前去,站定在那个人面前。

“你上哪去”

“秋实,对不起,我昨天喝醉了……”

“所以,要走?”

“不是,我……”

蔡照话没说完,陈秋实就一拳打到蔡照脸上。

“两年前,你生了病,你走了,现在你说你喝醉了,就又要走,蔡照儿,你他妈拿老子当什么!”

蔡照站起身来抹抹嘴角,小孩儿这一拳真挺重的,“秋实,你打我吧,你解气就成”

陈秋实看到他嘴角流血……撇过头,攥紧了拳头。

“别他妈说没用的,你真有病,蔡照儿。既然你现在要走,你在我家门口坐那么长时间要做什么,前几天跟着我又是要做什么,你以为我瞎的么,看不见那辆奥迪”

“我就是……怕你再做傻事”

“蔡照儿,你特么两年前走怎么不怕我做傻事”

“……秋实,对不起”

“你,只会说对不起么”

“秋实……”蔡照说不下去了,因为他看到陈秋实捂着脸蹲下身。

“蔡照儿,你怎么能那么自私,你怎么能……”陈秋实说不下去了,蔡照也蹲下去,看到这样的秋实他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,自从他回国就一直关注陈秋实,本想就这样看着他好就行了,可他那天听说陈秋实的自杀倾向,他慌极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跟着他。

也许那天他没在诊所出现,应该让他一直记恨着他,没准慢慢就忘了,这小孩记性不好的。

可他控制不住自己,手术台上他想着的是陈秋实,难熬的恢复期他想的是陈秋实,他活到现在全是因为陈秋实。

“秋实啊,我对不起你,我知道两年前是我错了,我不应该以那种方式走,可我没办法,我想,手术一旦不成功,我要是死了,你怎么办……可现在,你还是很难过……我不该回来的……”

蔡照不说话了,站起身,“秋实,我会离开的……”

蔡照转过头,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“蔡照儿你特么混蛋,你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”

一句话让蔡照停住了脚。
是,太混了,他太混了。蔡照骂自己,边往回走。他紧紧的抱住陈秋实,管不了周围人的异样眼光,管不了故事始末,他只知道,这一次,他不能也不该再以任何理由错误地丢下他的爱人一次,死亡也不能。

温暖的触感让陈秋实终于有了实感,那个人回来了,正抱着他,他从没失去过什么,这样的认知需要他闭上眼睛感受。

陈秋实回抱住他,咬咬唇,“蔡照儿,你别再走了,以后有什么事儿都别走,成吗”

陈秋实的话像石头,咚地砸在蔡照心底,他心疼极了,一下下轻抚陈秋实的后背。
“好,不走了,秋实,我不走。”
他梦中的场景,真实的温度,熟悉的拥抱,全都集齐,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蔡照想哭。

无论命运曾经给了什么,都要感谢,因为此刻他们正站在彼此面前,紧紧相拥。
往后的日子也长,他们还要补全这两年失掉的所有拥抱,吻,和笑,用以替代过往那些遗憾,泪和怨。

也许生命中很多事情没法回头,很多岔路没法重选,可我还是再次走到了你面前。

这也是该庆幸的吧。

【岁月里啊,除了亡途和归路,你比任何尽头都更让人向往。】

【你在那儿,我就哪也不去。】

评论(2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