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最远是身旁(中)

人类社会的高速发展所带来的益处,所谓不同于古时候的地方,大概就是生活会变得很快。

事情会过去很快,《飘》的结尾,思嘉在面对瑞德的离开时也没有丧气,她说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。

所以一个人的离开,还不够让人要死要活,陈秋实想。

又不像古时候的车马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更何况,蔡照在古时候也会爱很多人吧。

他突然觉得蔡照这个人适合做帝王,博爱,爱众生。想到这陈秋实发觉自己的嘴角在翘。

他走到镜子前面无表情的站定,突然地,就甩了自己一耳光。

他看着脸上红红的几道,慢慢蹲下身,在心里重复着,陈秋实你不能崩溃,不过就是失去一个人而已,你还有好多事要做。

心里暗示很有用,陈秋实一直有去看心理诊所,里面有个心理医生叫林轩,如是教了他去除焦虑的几种方法。

他每天都铭记在心,也颇有成效。

所以蔡照走之后,他才能每天如常。

朋友也怕他出什么问题,三天两头的找他出去玩,生活比以前丰富了不知多少倍。

可一到周末,陈秋实就消失在众人视野。

他得去林轩的诊所。蔡照走的这两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诊所是一朋友介绍的,之前他和蔡照共同的朋友。要说这段感情里他得到些什么,就是这些朋友了,他唯一斩不断的联系也就剩这些朋友了。

他是舍不得斩断。他承认。

他可以从这些人口中知道些蔡照最近的消息,比如蔡照要回国了。

这大概就是他要去诊所的原因。

离诊所只一个红绿灯的时候,前面的奥迪A7不知怎么停了,陈秋实一个猛地刹车。

还好,陈秋实摸摸心脏,这要撞上可是要疯啊。

陈秋实烦躁的按按喇叭,妈的有病吧,马路中间停那么久。

陈秋实刚要开窗户骂,前面车突然就换道掉头了。也真是点子背,他骂了句神经病,重新发动了车子。

终于到了诊所,陈秋实听到林轩在和谁打电话。
“他挺好的,放心吧,行,那再说吧……好了他来了,挂了。”

林轩用眼神示意陈秋实坐下。

“今天来的这么早”

“嗯,睡不着了,没耽误你事儿吧,刚刚的电话……”

“没事儿,咱们开始吧”

陈秋实觉得哪里不对,又说不上来,就不再说什么。

“他要回来了”

“谁?”

“蔡照儿啊,还能谁”

“……哦是吗”

“和之前那个妹子一起回来”

“秋实,你还是考虑一下我之前的建议,换个环境,可能……”

“我不会离开的,我家我父母在这,凭什么我要离开!”陈秋实站起身来,看到林轩的眼神,他感觉他又要犯病了。

“林轩,我该怎么办……”陈秋实捂着脑袋坐回椅子,露出了胳膊。

林轩一把扒过陈秋实的胳膊,“秋实,你这是……你得去医院开药了。”

那孩子的手腕上俨然一道新长的疤触目惊心。

他的评估不会出错,陈秋实的病情明明已经不严重,怎么会有自杀倾向的。

他摇摇头叹口气,他任务艰巨啊。

但是怎么说,他也是国外一流大学的心理学硕士。

“说吧,怎么回事儿,不只只听到的是回国吧”

“我,还听说他订婚了”

“什么……哦我是说,秋实,你不能听风就是雨,咳咳,也许没有呢,总之,你得换个环境去玩一趟”

陈秋实有点奇怪的看着他,但没理会,低下头继续说“我本没想自杀的,就是那天早上突然想到这件事,水果刀,就在旁边……但我划下去就清醒了,不想死了。”

差点露馅儿啊卧槽,果然不能治疗朋友的朋友。
还有这是哪个说瞎话的传的,蔡照订婚他怎么不知道。

林轩很快恢复了专业素养,一番疏导安抚后,他看着陈秋实说,“秋实,你要知道你再这样下去,我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。”

这二人啊,还真是狗血的天妒有情人,林轩倚着窗边看向窗外,陈秋实已经发动车子。

没错,蔡照是他在美国认识的朋友,而他的这位朋友两年前突然找到他说要离开,说要他帮忙顾好一个人的心理状态,那个人曾经有过消极厌世,然后就出国了。

不用想,也知道是爱人。

蔡照那时候的颓废样子,他这辈子都没见过。

算算日子,也该回来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