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藏心.壹.

民国,民国,民国。
说三遍是因为第一次写这风格的,没办法小祖宗喜欢,可能有bug,之后会修,大家看文愉快呵呵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所处的兵荒马乱里,不是乱世的硝烟四起,

而是满眼和平欢喜,唯独不见你。

【壹】

陈秋实每天的作息都很规律。

卯时起床,和祖父打一个时辰的太极,然后去学堂教孩子们读书,一天都在学堂中度过,傍晚回家路过集市,会买一袋子海棠糕,边走边吃,再悠悠地晃回陈家大院。

陈家世世代代都是教书匠,包括陈秋实的父亲陈耀辉,陈父文笔出众,才华横溢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做了几年先生后,突然不告而别,只给家里留了封信。祖父看了信的内容,叹了口气,与秋实说,这小镇终是留不住你爹啊。

那时陈秋实还问祖父,爹还回么,后来也得不到答案,就不再问了。

遇见蔡照,是陈秋实始料未及的。

那天镇上熙熙攘攘,陈秋实下了学堂的课,照例在集市买海棠糕,就听到前面爆竹声,是乔迁之喜。

陈秋实嘴里吃着海棠糕,远远的看着,好像是户姓蔡的人家,商人。

小镇确是经商的明智之选,陆运水运都方便,四通八达。

哎,是爷爷?
陈秋实看到爷爷帮这户人家点灯,他有点奇怪,什么人物,要祖父也到场。他打算回去好好问问钟姨,刚要转头走,就碰到一人伸过来的爪子,再一看纸袋,海棠糕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
陈秋实气得直瞪人,那人却先开口了,

“这糕点真好吃,叫什么名儿”

逆光看不太清楚那人的脸,穿西洋服,他只觉得这人挺高,挺痞子,不像是镇上的人,镇上的人都善良,才不会吃别人的海棠糕。

“半袋海棠糕,蔡先生,你欠我的”

蔡照心想着这人有点儿意思,

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蔡先生,我们见过?”

“小镇地方小,生人总是扎眼的。”

“哦原来是这样,我是蔡照,幸会”

“陈秋实。”说罢就往回走,蔡照跟在他后面。

“原来你就是陈家小少爷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

“你说什么”

后面那句蔡照说的小声陈秋实并未听清。

“没什么”

“你跟着我干什么,家里应该好多事儿吧”

“这些日子有我哥呢,况且我就是一败家子儿”

“噗”陈秋实乐了,这人还挺有自知之明,

“你打哪儿来”

“昌平”

听爷爷提起过这个地方,莫非这个蔡家……和父亲有关系,陈秋实看了他一眼,没再多说话。

蔡照就一路跟着陈秋实回到了陈家大院

傍晚爷爷回来的时候留这位蔡少爷吃了饭,这人不拿自己当外人,爷爷也喜欢他。陈秋实有点儿不喜欢蔡照的处世,就早早落了筷。

这一天让陈秋实也大致了解了这人,这位蔡二少是留洋回来的,肚子里不少洋墨水,知道送爱人该送玫瑰,平时穿的也是西方装束,说话没有之乎者也的酸腐味,但对很多中国文学作品深有见地,他读古诗词,也读近代几位文豪,新文化也涉及……这些都是优点,但陈秋实更不喜欢他了。

这个蔡照活着的张扬,是他怎么也活不来的方式。

他羡慕他,所以不喜欢。

他动摇他,所以不喜欢。

蔡照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如同把几年前得知父亲离开时的,那颗躁动不安的心,又生生地剜出放到他眼前。

这感觉一点儿也不好。

月光下的玉兰是泛着银光的,陈秋实一不小心就望出了神。

“你喜欢玉兰?”低低的男声传来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喜欢你”

陈秋实猛的抬头看向他,那人眼里的真挚不像话。他慌了。

“蔡先生请自重,我是男人。”

“秋实,你不记得我了”

蔡先生说这话的时候,满溢的悲伤,多得让陈秋实不忍再苛责。

“我先回屋了”

他逃也似的离开原地,留蔡照一人独自站在月光下,陈秋实从窗子里一直看到他离去,刚刚那人的目光让人心颤。

他记得他小时候和父亲出过一次远门,那时母亲还在,但是旅途的细节他记不太清了。

自从母亲去世后,他就很难再想起小时候的事情。
但他记得了那双眼睛,莫名的熟悉。刚就这一点让他有点慌乱。
蔡先生临走时瞥了眼窗子,陈秋实并未点灯,可他仿佛知道他在那儿一般。

陈秋实更慌乱了。

缘,真的是个很微妙的东西。
惹得人狂喜,惹得人惋惜。

TBC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