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边走边爱03

像你说得成长就是能笑就别哭,像你做得成长就是对那些伤害比哈特,加油,秋实,你可棒了。

大家看文愉快,明天还要早起,也是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.

陈秋实那天上课上得挺纠结。

这个所谓的蔡老师,是以后就在这学校了还是怎么着,一个精神不好的摄影师怎么就变成老师了,他本想问问以上问题,顺便化解一下第一次见面的……误会,谁知一下课所谓的蔡老师就被他们班的姑娘们围的水泄不通。

“蔡老师你用的什么镜头?”

“哎蔡老师,你好高啊”

“蔡老师,你平常住学校吗?”

…………

现在的姑娘们胆子都比他陈秋实大。

得,那也没啥好纠结的了,因为根本没啥机会问好。

想想也是萍水相逢,隔了挺久的事儿,兴许人早把他给忘了。

然后陈秋实就晃晃地走出教室,晃得久了,就不想回去上课了。他给胖子发了消息,说抽烟去了。

胖子回了句,不够哥们,不叫上我。
陈秋实回复,出来啊,这老师一看就怂。

然后就没了回复,陈秋实想胖子估计是睡着了,把手机扔一边,蹲天台的墙角就点了颗烟。

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,大概是高中时候,那时候做了不少傻事儿,唯独抽烟,他不后悔,想想这样也是够悲催的。

陈秋实不是爱回忆往事的人,他就只是想抽颗烟 ,然后回宿舍,可是不小心就呆了好久。他喜欢这里,没别人,就他自个儿。

打算回去的时候拿起手机,就发现胖子给他的信息。

——“秋实,那姓蔡的又点了次名,他记住你了,没答成。”

靠,陈秋实当即内心奔腾。
什么摄影师,什么老师,果然是精神病。
已经下了课,回去也没用了,他还是决定回宿舍。

回宿舍本来不远,陈秋实绕了小道,突然就听到了魔性的咔嚓声,他有点儿怕冤家路窄,怕啥来啥,果然看到了前方的大号大饼。

他掉头就打算走,然后就听那人喊到:“陈秋实……陈秋实。”

如果放在昨天他都不带搭理这人的,今天看来也觉得和这人犯冲的第六感是准确的,可转念一想他被点了名……

陈秋实调整了表情,一脸笑得天真:“哎,蔡老师,真巧!”

蔡照一看他这样就乐了,“果然态度不一样了,你回宿舍么?”

“是的,回宿舍。”陈秋实提醒自己聪明人得会怂,“蔡老师刚说的哪儿的话啊,那个我刚刚,导员找我办事儿来着,急,忘跟您请假,您能不能就原谅我一回”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他陈秋实最会怂了。

蔡照摸着下巴看他,“我说下半节没看着你呢”,过了好一会又说,“我上学那会儿,逃课也是这么跟老师打太极的。”

你妹的。

陈秋实不吱声了,他怕他一张口骂出脏字儿来,后果更严重。于是,他就那么站着,有时候化主动为被动,也是一种沟通技巧,这是他这个交际小能手多年的经验。

蔡照果然开了口,不如你让我拍组片儿,我就当今天这事儿没发生过。

什么摄影师,什么老师,这人踏马果然有病啊。

陈秋实笑得嘴角抽搐,“蔡老师,我平常上课没什么时间啊……”

“一会儿,有时间吧”

“一会儿?哦,那个一会儿得……上课”

“你刚不说回宿舍么”

“……”

陈秋实真的不想和这人掰扯了,他想了想利弊关系,不记过的话,就少扣一学分,而且,不就照相么,陈秋实想到这就不轴了,他对蔡照说:“成,你说地点吧,蔡老师。”

蔡照望了望周围,说“就这吧,还有别叫我老师了,我课上说了和你们差不多大。”
说着拿起相机就捏了一张。
陈秋实显然还懵着,表情逗得蔡照噗哧就乐了。
陈秋实忍住内心奔腾,说,我还没准备好,您要什么感觉的啊?

蔡照笑着露出一口白牙,咔嚓又捏了张,“不用准备,你随意。我想拍的是你,陈秋实,不需要遵从我的感觉。”

陈秋实愣住了,他以前也被拍过,他也常听,秋实你要这样,你要那样。陈秋实以前真的做了不少的傻事儿,可这个摄影师说话好听,笑起来温暖,让他觉得自己做过的傻事儿好像也不怎么傻了。陈秋实忽然就想记住这个摄影师,记得这个干净的午后。

摄影师都是用镜头看人,他们的眼睛也比一般人好使。蔡照看得到陈秋实不笑的时候,眼睛里有些故事,不知为什么,他突然有点儿为参与不到他的从前而难过,他忽然就特想看着他的未来,从现在这个时刻开始。

当时的他们并未走远,也还不用求全。
就都认为,记得住彼此最初的样子就是件幸事。

谁知爱情最难得的,不是记住,
而是不如初见,两看不相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清汤寡面,细水长流,这是爱情最好的样子,也是我最希望的他俩的样子。希望两个孩子都快乐。

虽然没梗了,但是我,会努力的。清水派请抱我T_T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