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不可说

1.

“蔡照儿,你喜欢我么?”
“当然,我将来要娶你的。”
“可是我妈说,男孩子是不能娶男孩子的。”
“我才不管,秋实秋实,你愿意嫁我么?”
“我……我愿意!”

秋实儿扬起发红的小脸,灿烂的对着蔡照笑。
蔡照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小手坚定地拍着他的后背。

“秋实那我们约好了哦,拉钩!”

那时候蔡照七岁,陈秋实才五岁。

没有说山盟海誓,只有拉钩上吊。

2.
陈秋实在吧台已经呆一晚上了,旁边放的一大杯扎啤。
阿笙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兼调酒师,陈秋实平日里只喝他调的酒,可今天这人已经喝了三大杯扎啤了。

“陈秋实,你至于?”
“什么啊,你说什么呢,我今天高兴,想喝,什么至不至于的,一会没人了陪我喝两杯。”

电话铃声想起,陈秋实喝得有点儿高,看不清来电

“喂,谁啊”
“我蔡照,哪呢”
“哟,蔡大少啊……您不是忙吗……怎么……嗝……有空给我……打电话”
“陈秋实,少废话,说,哪呢?”
“滚你丫的,蔡照儿,滚你丫的,你特么少管我!”

陈秋实骂完,就把手机啪地一声撩桌上,仰起头把一杯里剩下全部灌了进去。

“阿笙,你看我,是不是特傻……”

这样的秋实,阿笙也不是没见过。

上一次他醉在店里,是蔡照儿去相亲,公子哥总要被家里逼着的,那次蔡照也是想拍板他和陈秋实这事儿,故意刺激一下陈秋实,就去了,陈秋实知道后喝的烂醉,差点没把这店变成命案现场。结局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蔡照心疼极了,两人也终于走到了一起。

然而这福气也是蛮难消受的。
蔡照那厮是什么样的人,工作为重,爱情为辅。用陈秋实的话说,蔡照眼里工作比他陈秋实重要一百倍。可陈秋实说这话的时候,却不怎么委屈。
陈秋实呢,生性散漫,唯爱是图,用蔡照的话说,陈秋实不作死不舒服,那就让他作吧。蔡照说这话的时候,眼里一本宠溺。

他们之前过得并不太平,但却满足。可这一回却也是阿笙也没见过的阵仗。

“秋实,你别总折腾了,和大照儿好好过。”
阿笙好意提醒,他看着陈秋实都累。
“阿笙,你知道么?我这样,可都是为了好好的,可是你知道么,他说他要去欧洲留学,老子今天生日,他又让老子等他……”陈秋实说不下去了,双手握着酒杯,把头埋进臂弯。

阿笙知道陈秋实哭了。
蔡照确实也有些过分了,才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,又要走两年。

阿笙叹了口气,拿起陈秋实的电话。
“喂,大照儿,他在我这,你放心吧。”
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
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等阿笙把最后一拨客人送走,陈秋实喝够了,也哭够了,东倒西歪就要往门口走。

“你上哪去啊,等会,大照儿在路上了”
“老子凭什么等他”说着一个踉跄,正好栽进一个人怀里,熟悉的味道让陈秋实又红了眼睛,挣扎着要脱离。

“谢天谢地,你快把他弄回家吧”
“麻烦你了,阿笙”

蔡照一把捞起不安分的陈秋实,向门外走去。
风吹得陈秋实的酒醒了一半。
可路灯发出的光并不能让陈秋实的心通明一点儿。

陈秋实说,蔡照,你放我下来,我们谈谈吧。
蔡照把陈秋实放下来,沉默着不说话。
陈秋实蹲下来,拿石子画圈儿。

“蔡照,我刚刚想了一下,没有你我会什么样儿”

蔡照叹了口气坐在他旁边马路牙子上,

“秋实,如果我让你觉得辛苦了……”

“怎么,你又想说,我可以不用等是吧,刚刚吵架,你就这么说,蔡照,你就是一混蛋。”

“秋实……”

“我不求你带我走,不求你留下,但你在说不让我等的时候能不能不那么无所谓。”

“秋实……我……”

“蔡照,你让我觉得我很贱,我做什么了你要这样折磨我”

“秋实,别这样……”

“我做什么了,我…不就是爱你么”

“……秋实,对不起……”

“对不起,呵,哈哈哈好,蔡照,你赢了……你去欧洲吧,但这次,我可能不会保证等你了。”

陈秋实跌跌撞撞往相反方向走,他没什么话想说了。
托那人的福,陈秋实苦笑,这个21岁的生日,实在过得太不美好,他甚至没有收获爱人的一句生日快乐,而且,他大概是失恋了。
这个人陪他走了一段太过难忘的路,路上风景宜人,花美人好,他们都沉醉其中,难以自拔,甚至忘记了彼此和自己的目的地。

蔡照原地不动,像是一尊雕像。
对不起,秋实,我得去,我想要给你好的生活,想要带你环游世界,可是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到,我又离不开你,就只能让你离开我。就两年,两年后我就回来接你回家。

第二天睡到中午的陈秋实查看邮箱的时候,才发现蔡照的音频。

『秋实,22岁第一天快乐,你听到这个音频的时候,我应该在飞机上了,秋实,对不起,我不想动摇意志,所以选择这种方式离开,可能这种方式对我们都好,不敢说让你等我的话,如果两年后,我们都还找得到彼此,我肯定不会再放开你,就这样吧,秋实,这两年好好过,抱歉让你过了如此不美好的生日,我答应过只给你最好的,又食言了,对不起秋实,对不起……』

声音的末尾是哽住的,蔡照在他面前哭过两回,一回是陈秋实第一次表白喝多住院,一回就是这一次,他松手放开他。

陈秋实躺回床上,手里是衣服兜里不知何时多出来的链子,是个天使,他看过这条项链,蔡照从来没离身过。

真踏马有病,蔡照,我就最后再等你两年,

“秋实儿,你的梦想是啥?”
“我吗,当然是环游世界,照好看的照片儿!”
“嗯!”
飞机上,蔡照拿着一张照片看了许久
照片上小时候的蔡照抱着陈秋实,笑得无所畏惧。

他小心翼翼把照片收回在钱夹里,现在就开始想你了呢,秋实。

3.

两年后

陈秋实拿着流程稿,路上堵车堵得厉害,到达会场的时候已经快开始了。
他现在是个主持人,今天要主持一个知名企业的工程剪彩。

他到的时候听到已经有人在主持了,难道头儿又安排了别人,陈秋实飞快走进会场,生怕到手的钱飞了。

“陈先生么”
“对,我是,你好,我是活动主持人,现在活动还没开始吧,我可以马上上台……”
“嗯……陈先生,这边请”

陈秋实跟着一路走过大厅的走廊,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照片。
拍照的人技术很棒,他看的出来。以前那个人也喜欢摄影,很会拍照片,经常会给他普及摄影知识,构图,光线,等等的……
陈秋实摇摇头,烦人!老子又不是没事干,他在心里骂起自己。

这走哪儿来了,领他来房间作什么,
“请问,我直接去会场就可以了,这……”

陈秋实忽然就哽住了,他看到走廊的尽头,那面墙壁上挂着的是……合照,上面的人是他,还有那个人的小时候。

回忆像海潮,毫不怜悯地涌上心头,淹没他这两年的所有努力,来势汹汹地差点没让他红了眼眶。

【两小无猜】——这,什么破名字。
陈秋实不敢走了,没错,他怂了。

他转身往回走,心疼,为什么,还来找他,为什么,才来……
陈秋实只顾低头走,没注意后面的皮鞋声,或者说不敢注意。
他走出会场,走过好几个街区,期间没回一次头,他需要思考。
最后他走到了老房子。他们以前的老房子。

陈秋实思考明白了,就回头了,他的的确确看到的是那个蔡照。
那个离开了他两年的蔡照。

“秋实,我回来了。”
蔡照走近他,陈秋实后退。
蔡照有点茫然,就停下脚步,他知道陈秋实需要时间,才安排了今天的一切,跟着他一路走到这儿,当他看到老房子的时候,天知道他有多么高兴,他看到了希望,秋实也许没怪他。

“这两年,过得好吗,蔡先生”
“……不好,我很想你”
秋实抬头看了他一眼,随即低下头。
“很遗憾,我过得……挺好。有空喝两杯酒吧,这是钥匙,房子得还你。”说着就要转身。

蔡照走上前去,一把拽过陈秋实就吻上他。
他想念他好久了,发疯的想他。
陈秋实推拒着,却渐渐的被吻丢了力气。
没出息,陈秋实!他又开始骂自己。

可是,我在等他呢。

陈秋实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镇住不挣扎了,他放任自己沉溺,放任自己哭泣。
蔡照尝到了泪水的咸味,停下来,抵着眼前人的额头
“宝贝儿,对不起,我心一急就……我……真的想你,每天都想,我……”

“……我也是”

“你,说什么,秋实”

“我一直在等你呢,蔡照”

爱得毫不遮掩,爱得坦坦荡荡,就算受伤害怕,也要在爱情里往前走。
这是陈秋实,他的陈秋实。

蔡先生爱惨了他这点。
他说,秋实,掐我一下,我不是做梦么
陈秋实说,你傻啊,然后低头往回走,他还想留点儿理智。
蔡照乐开了花一把抱过陈秋实,就往楼上老房子走。

“蔡照你疯了啊!放开我!”
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就在眼前,蔡先生哪会听他的。

拿着秋实刚给的钥匙开了门,屋里整整齐齐,一尘不染得让蔡照傻了眼。
“秋实,你还住这?”
“我不住这,你走我就搬了。”陈秋实撇过头。他当初是想留个念想,如果回不去,他至少还有证据,爱过的证据。还有,这里保持了原来的样子,他可以让心落脚,不然没有蔡照的日子实在太累了,他根本不确定自己可以撑多久。
但他不敢住这,因为那些个回忆太磨人了。

蔡照这一瞬才恍惚明白了陈秋实。
明白了陈秋实想要的,明白了陈秋实想给的。
他轻柔地抱住他,
“秋实,我回来了,以后我们就好好的,我给你过好日子,带你环游世界”
“傻子,谁要环游世界,我不想……我只想和你一起”

蔡照偏过头寻找陈秋实的唇,俩人热烈交织而不自持,都吻得没了理智,蔡照抱着他就往屋里走,陈秋实气喘吁吁,
“蔡照儿,没,没套儿……”
“宝贝儿,我等不了”
说着就撕开陈秋实的衣服,
“混蛋,这衬衫贵……啊……”
“衬衫以后我给你买”说着开始隔着裤子抚摸陈秋实的下面。
“混蛋,用不着,你别……啊…嗯啊…啊……”
“宝贝儿想要什么都给买。”
蔡照笑成痴汉脸解着陈秋实的皮带,褪下他所有禁锢,身下的人瞪着他,浑身都是可爱的粉红色。
“噗”蔡照笑了,“怎么气鼓鼓的”
陈秋实撇过头,“你别废话,快做!”
“遵命,老婆”
陈秋实差点没想把他踹下去
“谁是你老婆!你给老子滚”
“你啊,你小时候就答应我了,陈秋实”

蔡照把陈秋实双手锢在头顶,吻着他胸前的天使。
“秋实,我想你。”
单这一句就让陈秋实红了脸,他闭上眼睛,感受着他思念的人带给他的所有。
“老婆,乖,咱们慢慢来”

时间还长,慢慢来。

我们不说滚烫誓言,不说旖旎情话,我们不说岁月不饶人,你在就不愁孤老。我们,不说时间这么短,离别也不曾相忘。我们,不说曾经,那段相爱,也都是未来。

我爱你,不可说。
嘘,相拥着最好,什么都别说。

评论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