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鷥

超级。玛丽。Charles

【照实】边走边爱01

所谓旅人,都是留不住的人。

他们只有方向,没有归途。

陈秋实心里,蔡照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1.

初识蔡照,是没有防备的。

记得那是在一个旭日东升的早上,陈秋实正蹲在马路边上给大饼喂食,忽就听咔嚓一声,他惊愕得转过头去,谁知又是咔嚓一声,然后就这样连着被偷拍了两次,好么,他知道自己天生丽质,也不至于这么正大光明的被偷拍啊。

陈秋实有点儿懵,刚长牙的大饼舔光食儿之后拿他的手磨了牙,他嘶了声,这才晃过神来。
特么都怪这人,腾地站起身,“你有病啊”刚想骂出口,就见那人带着一口大白牙,奔了过来,憨样像极了他家大号的大饼。

“你好啊,不好意思我刚刚偷拍了你,那个我能给你拍组片子麽?”

呵还真是正大光明,但陈秋实喜欢大狗,尤其是温顺又会笑的大狗。

“小爷我出片贵着呢,你这穷酸样儿,付得起麽?”

“啊……对不起啊,我没钱了,刚去了趟西藏都花没了”

陈秋实在心里冷哼,呵呵谁管你去哪,有没有钱,我又不认识你,真有病。

“那我走了,把那两张删了别再拍了。”说着牵着大饼掉头就走,开玩笑他没骂人已经很棒了。
陈秋实是个大学生,大学生都有素质。

蔡照并不依饶。

“哎别介啊,哥们,我叫蔡照,姓蔡的蔡,照相的照,你叫什么?你家住附近?是大学生麽,这是你的狗麽,挺可爱的……”
蔡照是个摄影师,摄影师都固执。

“我说你这人没完了还,前面有一医院,你去给那儿精神科医生拍去吧,顺便看看病。”

“嘿嘿你真幽默,不然你说个数我先欠着,以后打给你?”

“神经病,我没空,你别再跟着我啊”

“哎我都告诉你我名字了,至少互留个联系方式,你又不亏是吧”

“你再跟我我可放狗了”

哎这人还挺轴。

蔡照郁闷地端起相机,把刚刚陈秋实的背影定了格。
然后摸摸自己后脑勺,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蔡照那时候还是个摄影师,停不住脚。

陈秋实拐弯的时候,忍不住回了头。
那个摄影师还挺有意思的。至少人生前二十年没碰过这样的人。
陈秋实那时候还是个大学生,容易驻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8)